虎跳峡观后感

写于大一暑假的云南之旅,游于虎跳峡时,有感而发。

昨日去了金沙江,游览了虎跳峡。

金沙江分隔玉龙雪山与哈巴雪山,即丽江与香格里拉。我们从香格里拉的这一岸目睹了这雄伟的自然景观。

缓缓流淌的金沙江陡变成似咆哮的壶口瀑布,本平静的江水因两旁的山骤然变窄,流量剧增,而在这窄窄的峡谷中间,有块方形的巨石,迎着汹涌河水的来向,屹立不倒。观景平台的对岸有从雪山流下的潺潺流水,从一座白桥的后面汇入金沙江。白桥通往一条小道,这窄窄的小道便是闻名的“茶马古道”了。在这千百年都如此相似的动态美景中,有缓缓的流水,有温柔的山泉,有巍峨的有美丽的白桥,有巨石,还有我们这些沉醉于美景中的人。

看到这美丽的画卷,我想到了苏东坡的“乱石穿空,惊涛拍岸,卷起千堆雪”。流水前赴后继不畏艰险地勇往直前,因为它们明白,大海才是最终的归宿,尽管一起的的同伴可能粉身碎骨。在一旁的潺潺溪水则明白,不投入更多同伴的怀抱,面对的只有干涸。河水在峡谷宽阔处缓慢,而在狭窄处狂暴,变化的不是流水,而是面对时势做出的必要改变。虎跳石于风浪中保持本真,作为汹涌河水中的中流砥柱,虽被水磨平,却不圆滑,仍棱角分明,没有因艰难的环境而做出不属于自己的改变。流水与巨石都似乎面对攻与守,进与退,现实与理想间的抉择,力求在不改变本质中达到微妙的平衡。事实上,不仅水与石,万物都明白,在时间的洪流中它们无可奈何,却只能做到最好的自己,尽管渺小的它们很难改变自然的伟大力量。我们也是如此。自以为强大的,不屑一顾的人们认为自己可以以愚公移山的精神战胜一切,殊不知愚公的精神本质是“精诚所致,金石为开”。在时间的洪流下,不可一世只能招来更多失败,谦逊的人们却能在微不足道的耕种下得到应有的奖赏。

我只能用现在的思考方法来看待这里的景观,或许许多年之后我就不这么认为了。

不得不说,有些想法确实还是不错的。

Created on Jul 17, 2015